运动品市场大变局:阿迪耐克“失宠”,国商品牌逆袭

作者: 未知 分类: 新闻 发布时间: 2021-08-18 13:06

文/张霏

编辑/李信

“穿了多年的阿迪、耐克,今年开始换成李宁、安踏了。”一位球鞋珍藏者向连线Insight直言,“国货做得愈加好,不到1000块就可以买到NBA顶级球员汤普森的联名篮球鞋(安踏kt6),价格太香了”。

可能阿迪达斯也没想到,距离与Nike轰轰烈烈的防御战不到五年,现在二者均深陷同样的危机中——过去的国际运动巨头在国内市场“躺赢”的年代,逐步成为历史。

最近,阿迪达斯发布2021年Q2财报,截到今天年6月30日,虽其营收上涨52%至50.77亿欧元,净收益达3.97亿欧元,但大中华区的收入同比暴跌近16%至10.03亿欧元,成为其唯一一个营收降低的区域,而其他所有市场都有强劲增长。

应该注意的是,中国一直是阿迪达斯最为要紧的市场之一,2021年的营收额曾占公司总营业收入的23.55%,排第三位。

坏消息不止于此。一周后,阿迪达斯以23亿USD(其回收价为38亿USD),供应了锐步,它曾被阿迪达斯CEO卡斯帕·罗斯德视为“自己家小孩”,两者长达15年的品牌合并,最后迎来分手结局。

不仅仅是阿迪达斯,国际体育品牌巨头耐克的在华业务同样受挫。截至5月31日,耐克2021财年第四财季报告显示,其在国内市场的销售额虽增长17.4%,但排除汇率影响后增速仅9%,远低于2021年同期增速22%。

覆巢之下无完卵,品牌方市场欢迎度的降低也影响了商家。宝胜国际作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在中国的主要商家之一,其官方数据显示,7月的综合经营收益净额(即等于总销售额减销售打折及销售退货)约人民币17.45亿元,同比下跌13.3%。

淘数据也显示,天猫旗舰店阿迪达斯和耐克等品牌的4月销售额出现下滑紧急。其中,阿迪达斯4月销售额同比下滑78%至1.16亿,耐克4月同比下滑59%至1.45亿。

运动品牌4月份销售额,图源东方证券研究所

相比之下,国产运动品牌的销售却“热火朝天”。

李宁的年中营业额报告多项指标,均达到2004年李宁香港上市以来的历史最高水平。同时,安踏体育2021年全年财报也显示,净收益(51.62亿元)也达成首超阿迪达斯(33.14亿元)。

一位运动品牌加盟商向连线Insight坦言,自新疆棉事件以来,国内消费者对国际运动品牌抵制情绪高涨。除此之外,捐赠物资支援河南灾区和东京奥运会的推广宣传,大幅增加了中国当地运动品牌抢夺市场的机会。

不难看出,在中国运动品市场上,当地品牌权势已不容小觑,正在不断威胁到国际一线品牌,最后会有当地品牌的市场份额反超阿迪、耐克吗?

国际运动巨头陷入颓势

国内消费者正在用最真实的数据,让阿迪达斯、耐克们为“昂贵的错误”买单。

去年,阿迪达斯的价值曾因疫情冲击出现狂跌。其发布的2021财年首季营业额显示,其净收益同比降低96%,全球超越70%店铺处于关闭状况。而2021年全年营业额也显示,阿迪达斯去年持续运营业务的净收益为4.2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3亿元),同比降低近77%,甚至部门业务地区净销售额下跌最大达到20.5%。

阿迪达斯首席实行官卡斯帕·罗斯德把营业额降低是什么原因归咎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战,更在今年3月份预计,“将来几年内,大中华区市场将成为全球范围内增速最快的运动品市场”。

但事实并未朝预期进步,今年阿迪达斯的营业额确实开始恢复,但并不包括大中华区域。

据阿迪达斯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和第二季度营业额显示,两阶段均达成盈利。但若具体按区域剖析,在最有前景的国内市场,阿迪达斯却表现得差强人意。

财报显示,在阿迪达斯各地区市场里,二季度在中东和非洲、北美区域、亚太区域、拉丁美洲、其他区域的销售额分别增长99.40%、86.6%、66.3%、230.1%、64.1%,有的区域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销售额。唯独大中华区收入不及去年同期,降低15.9%。

阿迪达斯Q2财报,图源阿迪达斯官方网站

不能不提的是,中国向来是阿迪达斯引领亚太区域市场消费的要紧市场之一。即使在去年疫情期间,也是阿迪达斯第一个恢复正增长的市场。特别是去年二季度,国内市场贡献了整个阿迪达斯集团三成以上的收入。

零售业独立评论人马岗对连线Insight表示,“阿迪这次营业额不理想,主要与外部状况的变化有关,特别是新疆棉事件,国人对其产生强烈的抵制情绪”。

卡斯帕·罗斯德也对美国财经媒体CNBC也袒露相似怎么看,“因为地缘政治的紧张局势,大家确实看到了影响,尤其是第二季度在中国的在线业务。”

无独有偶,今年6月,耐克披露的2021财年第四季度营业额也显示,除大中华区以外,其他所有地区都呈现了近乎翻番的收入增长。具体来看,公司第四季度整体营收同比增长96%至123亿USD,净收益同比增长291%至15.1亿USD。其中大中华区的营收为19.3亿USD,同比增长了17.4%,而北美市场以141%的增幅遥遥领先其它区域,EMEA紧随其后,销售额增长107%。

耐克2021财年第四季度报告,图源耐克官方网站

耐克集团首席财务官Matthew Friend也公开表示,国内市场今年3-5月的销量均出现下滑状况。明显的增长放缓体现了中国消费者正在转移偏爱,这对耐克来讲并非一个好的信号。

一名长期关注体育方向的剖析师向连线Insight直言,“新疆棉事件”是致使上述两大国际体育服装巨头今年在华收入下滑或放缓的一大缘由。

另外,国信证券研报指出,从阿迪达斯在大中华区的电商途径来看,与2021年相比,阿迪达斯电商销售额在今年3月仍呈正增长趋势,直到发生“新疆棉事件”发生后的4月触及低点。与之相似,耐克3月份在大中华区的业务增长强劲,但4月的营收出现明显下滑,均与“新疆棉事件”的发生时间相吻合。

除去外部原因外,内部决策错误可能也是阿迪遭遇“滑铁卢”的重要原因之一。

伴随视频直播带货成为中国消费市场主流销售途径之一,中国愈加多当地品牌走向线上带货、线下零售的“两条腿”并行的道路。而身为国外品牌的阿迪达斯并未意识到这一趋势,在国内市场的实体资金投入过重。2021年,阿迪达斯在中国的店铺扩张至9000家后,仍继续筹措准备在中国很多门店经营,计划在2021年将店铺数目扩大至12000家。

这一方案或许与其诞生在欧美市场有关。不同于中国,欧美人群更喜欢线下消费。据美国财经媒体CNBC报道,美国大约90%的零售额是在线下门店达成。

因此2021年初爆发的疫情,致使阿迪达斯的中国店铺大量关闭,库存很多积累,运营本钱增高。现在,积压的库存仍然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或许是意识到电子商务业务的不足。阿迪达斯今年3月发布的2025策略规划中,把大中华区划分为了三大策略市场之一,并宣布企业将逐步转型为DTC(Direct to Customer)导向的业务模式,把电子商务和自营店铺作为主要接触消费者的途径。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只打断了阿迪达斯的规划,也阻滞了锐步的原定市场恢复节奏。自被2006年阿迪达斯回收后,长期亏损的锐步直到2021年才终于扭亏为盈。本计划继续重振市场地位的锐步,在疫情的打击下恢复计划被戛然而止,最后换来被供应的运势。

此外,更有品牌经历“跳水式”衰落后,逐步淡出主流市场。譬如曾是全球著名运动品牌之一的Kappa,经历2011年行业整体衰退,因库存积压回购致使销售量跳水式下跌后,11年内降低了2581家店铺,是现存店铺数目的两倍多。而且从2021年首季开始,Kappa的关店数目已超越了门店经营数目。

在外部环境变化和内部策略失策等多重原因下,国际一线品牌在中国的存活也愈加倍具挑战了。

“国货之光”不断逼近“阿迪达斯们”的防线

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运动品牌在国内市场营业额表现出全线低迷的同时,国内运动品牌开始发起了强势进击。

最近,通过河南救灾等行动,一波原本淡出国内主流市场的国商品牌开始顺势崛起,迎来了巨大的进步机会。

“不需要7天无条件退款,不要说有线头,鞋底掉了都不会找你们”,面对“野性消费”的网友,鸿星尔克品牌直播间的网红主播反复强调期望大伙理性消费、按需购买。

这是7月21日河南发生水灾,原本濒临破产的鸿星尔克宣布捐出5000万元物资驰援河南后,直播间内出现的真实场景。

鸿星尔克捐助5000万物资,图源鸿星尔克官方微博

鸿星尔克像开启了流量魔盒,全国消费者都开始争先恐后购买鸿星尔克的商品,帮鸿星尔克挣钱。京东发布的数据显示,仅7月22日和23日两天,国潮有关运动品牌销售额同比增长超280%,鸿星尔克引发的消费热潮,更使得其在23日当天的销售额同比疯涨超52倍。

不止鸿星尔克,负债35亿的贵人鸟同样捐出上千万物资支援河南,“野性消费”的潮水也涌向贵人鸟。7月24日,贵人鸟发布捐赠物资视频后,据统计,其官方运动旗舰店的直播间在7月25日的观看人数超越了50万人次,而此前的直播观看人数只有一两千。

此后包括安踏、李宁等一众国产运动品牌,都由于灾情积极捐款取得了消费者的关注和好评,销售额直线攀升。可能阿迪耐克等品牌没想到,一场水灾居然能让鸿星尔克如此马上消失的国货品牌迎来消费热潮。

而东京奥运会第三引燃国内体育品牌的消费热度,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主赞助商的安踏体育股价在8月4日盘中一度冲至191.9港元,创历史新高。

从现在市场环境来看,国潮复兴遇见了空前的有利机会。“用李宁替代耐克、阿迪达斯,FILA替代Puma”,社交平台上的青年仿佛为每个海外运动品牌找到了适合的国内当地替代品。

在国内当地运动鞋服品牌中,安踏牢牢把握着第一梯队的地位。安踏2021年财报净收益曾一度超越阿迪达斯,其2021年营收达355.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7%,达成经营溢利为91.5亿元,同比上升5.3%;股东应占收益则为51.62亿元,同比微降3.4%。而阿迪达斯财报显示,2021年公司因疫情元气大伤,净收益为4.29亿欧元。

利好消息不止有安踏,李宁也捷报频频。通过李宁日前发布年中营业额报告可以看出,自2004年香港上市以来,李宁迎来了营收、毛利率、净收益等多项指标同期历史的最高水平。截至6月31日,李宁营收为101.97亿元,同比增长65%,毛利率上升6.4个百分点至55.9%,净收益超19.62亿元,同比增长187%,超越李宁2021年全年净收益15.4亿元。

李宁2004年-2021年中报净收益及增长率,图源Wind数据

应该注意的是,国产运动品牌的崛起,并不仅仅是单纯依靠消费者一时激起的爱国情怀。自2021年将来,国内当地运动品牌便开始整体向好,运动由专业化进步为大众化,专业运动品牌开始拓展时髦、休闲运动品类。李宁、安踏、斐乐等品牌开始不断吞并原是阿迪达斯等外企品牌的市场份额。

李宁最早对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发起冲击。2010年更换过品牌LOGO,将“所有皆大概”广告语改为“Make the change”,欲抢夺阿迪达斯、耐克等品牌,但最后这一“品牌重塑”计划以宣告失败告终。

此后,李宁经历策略失误、人事震动、库存危机后,从追求高档化转而寻求商品差异化,通过变身潮流品牌的策略转型重新回归到了主流市场,在国潮路上走出独是我们的路,成为最受当下青年们关注的品牌。很多网友调侃,“以前没钱的时候买李宁,目前没钱买李宁”。

假如说李宁走的复兴路是一条“苦路”“难路”,安踏却轻松得多。从2009年开始,安踏买下FILA,亮出了两板斧:一是定位高档里的“时髦”,二是精细化的直营。2021年年报显示,去年FILA营收174.5亿元,占总营收49.1%。

正是借势FILA这张冲击中高档市场的“王炸”,安踏直接完成了从低端市场冲击中高档市场的逆袭。

特步、361度也均已发布上半年营业额盈利预喜,上半年净收益增长分别不少于65%、30%。依据财报,去年同期这三家公司净收益分别为2.48亿元、3.02亿元。

马岗觉得,这是国产运动品牌最好的年代。据欧睿统计,2021年运动品牌在国内市场占有率的榜单上,耐克以25.6%的数据高居榜首,阿迪达斯市场占有率为17.4%,国内龙头品牌安踏以15.4%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李宁、特步和361度分别为6.7%、4.7%和2.6%。

从市场占有率方面剖析,安踏体育与耐克、阿迪达斯的差距正在缩小,有望成为反超阿迪达斯、耐克等外资运动品牌的企业。

中国当地市场上,国商品牌正一步步逼近阿迪达斯等国际运动品牌的“防线”,实力不容小觑。

当地运动品牌能否弯道超车?

面对不断起势的国内当地运动品牌,阿迪达斯感到了危机。

卡斯帕·罗斯德公开表示,“大家的确看到目前的市场需要,已经偏向中国当地品牌而不是全球品牌”。但他仍然看好阿迪达斯在华业务的前景,“我很、很确信,今年在中国的营业额也将很、很成功”。

中信建投研报觉得,得益于强大品牌力,阿迪达斯、耐克等虽然仍是全球体育服装品牌里最具价值的品牌,即使速度放缓,它们在国内市场的营业额还将持续增长,但否将重新光复失地,论断尚早。

阿迪达斯等国际运动品牌虽然正面临颓势,但国内当地运动品牌真的迎来春季了吗?靠着捐助出圈的“鸿星尔克们”,难道仅凭一时的消费好感可迎来永久“翻身”?答案是相反的。

现在中国运动市场主要呈现“两超多强”格局:高档市场由耐克、阿迪一类海外品牌占据,安踏、李宁、特步等当地玩家主攻中低端市场。

目前优质且流行的国内运动品牌崛起,的确分走了一部分国际品牌的市场份额。不过,包括阿迪达斯在内的国外品牌,虽然屡屡触碰红线,但其多年积累下的品牌效应,与商品革新的优势等硬实力,非常难在短期内被国内运动品牌撼动。

国产运动品牌若真的想拿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的高档市场份额,本质上拼得还是硬实力。

无论是耐克还是阿迪达斯,在专业方面都较为硬核。譬如耐克拥有ZoomAir、ZoomX、React等黑科技跑鞋,阿迪拥有Boost、Bounce、EnergyRODS、Lightstrike等。国商品牌尽管也看重研发投入,但仍与国际一线品牌有肯定差距。

图源阿迪达斯官方微博

马岗向连线Insight进一步剖析,长期来看,仍会有部分消费力量回流到国际品牌。重要原因一方面是消费热情的冷却,另一方面是国货品牌虽在提供链等方面不逊于国际品牌,但高档商品的竞争优势仍较弱,有待突破。而且阿迪的优势依旧存在,这次业务不理想,主要受外部状况的变化影响,并不是阿迪本身的优势没有。

在他看来,真的的国际品牌,在全球的销售额远远超越当地的销售额。若当地的销售额占主体,而其他国家或地区销售额占小部分,只能称为地区性品牌。所以像安踏等中国当地运动品牌要超越市值上万亿的耐克,仅依赖当地市场主要输出远远不够。这正如FILA之于安踏中的角色,安踏只不过FILA中国的代言人,一旦走出国门就不再是安踏,非常难与阿迪和耐克如此的世界型体育品牌角逐。

面对国货冲击,各国际运动品牌开始试图塑造新的“人设”圈粉新消费人群,比如耐克、阿迪达斯正在向“奢侈品”靠拢。

据了解,3月19日,奢侈品牌迪奥的艺术总监吉米·琼斯与耐克塑造的联名球鞋Air Max 95正式发售,现在价格已超3000元人民币,价格越发接近博柏利、巴黎世家等奢侈品牌的鞋款价格。而在此前,耐克与美国高档潮流品牌Stussy联名的一款球鞋发价格为1099元,现在转价格将近1.5万元,而其与迪奥的联名款球鞋,更是被炒到13万元左右。

阿迪达斯也不甘示弱,开始与奢侈品牌普拉达进行联名,去年合作推出多款运动鞋,为品牌带来较多话题度。

马岗坦言,将来一段时间内,阿迪达斯、耐克等国际品牌依旧会在国内市场占据要紧地位,国货崛起是一件长期且需有耐心的事。

中国当地运动品牌要抓住每一个机会,提高我们的品牌力和商品力,一点点缩小与国际一线品牌的差距。在国内市场上,国商品牌有望打一场“翻身仗”。

连线Insight旗下新号「连线出行」欢迎关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大竹理财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adiahpasar.net/News/20210818/71.html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