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36个国家和区域达成国际税改协议 将带来什么影响?

作者: 未知 分类: 外汇 发布时间: 2021-10-13 14:06

经济合作与进步组织十月8日宣布,136个国家和区域已赞同进行国际税收规范改革,将全球最低公司税率定在15%。

经合组织在声明中称,代表全球90%以上GDP的136个国家和区域赞同达成这项具备里程碑意义的全球企业税协议,从十月8日起不会征收新的数字税。

经合组织强调,协议将把大约100家世界上最大和最挣钱的跨国公司超越1250亿USD的价值重新分配到世界各国,确保这部分公司在全球任何地方经营和创造的价值都能支付公平份额的税款。

经合组织写道,各国的目的是在2022年签署这项多边公约,并在2023年有效推行。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钉子户”爱尔兰、爱沙尼亚、匈牙利也赞同了协议,这也意味着全球税改的主要障碍已经被清除,现在只有肯尼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暂时投了弃权票。

这项“双支柱”计划包括两部分:

第一,规模最大、收益最丰厚的跨国公司将被需要在其经营活动所在国纳税,而不止是在其总部所在地,纳税原则为对最大、最挣钱的跨国企业给予收益超越10%的部分至少20%的征税权利。

第二,各国承诺设定至少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打击避税行为。各国政府仍然可以拟定他们想要的当地公司税率,但假如公司在某个国家支付较低的税率,其本国政府可以将其税收“补足”到最低税率,从而消除转移收益的优势。

相较于今年年中G7康沃尔峰会版协议,此次的协议文本有了一些修改,将来不会提升15%的税率,并且小企业不会遭到新税率的影响。

里程碑式意义

这项协议标志着各国税收政策的转变,由于它不只规定了最低的公司税率,而且还迫使包括跨国公司在内的企业在其经营地纳税。

该协议为各国政府提供了新的资金出处。在新冠大时尚期间,各国政府均出现很多赤字,这项协议将允许它们向一些科技巨头合法地收取资金。

另外,全球企业税能更公平地降低贫富差距和其他不平等问题。比如,拜登在竞选总统时表示他期望对富人征收更多的税,以解决美国种族问题带来的贫富不均。

中国财政掌握绩效管理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张依群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这项国际税收规范将对全球跨国公司有五方面影响:

一是税收转移逃避的本钱风险增加,跨国公司需要付出更大的税收获本保证其企业安全;

二是跨国公司资本会在一定量上形成回流,增强对本国的政治经济倚赖度,促进跨国公司所在国的经济稳定复苏进程;

三是最低税率会促进跨国企业的本钱结构从探寻避税洼地向探寻技术革新、市场空间、商品服务能力提高等方向转移,能够帮助跨国公司谋求更深层次的进步;

四是最低税率对跨国企业的税收限制有益于促进企业角逐的相对公平,削减跨国企业的垄断能力和对国际政治经济影响,为其他企业进步腾出相对有利的角逐空间;

五是推进全球市场一体化进程,当然主要发达国家和经济体还会通过跨国公司从中谋求自己的绝对主导地位和技术产权、资源能源、市场控制等方面的优势。

那样,对中国的影响到底会有多大呢?

据环球时报此前报道,本轮全球税改在短期内不会对国内导致太大冲击,由于国内现行企业所得税税率高于全球拟定的15%底线;另一方面,在征收对象方面,经合组织主张的全球最低企业税率只适用于营收超越7.5亿欧元的大型跨国公司,而中国绝大部分中小微型企业不在其列。

15%的最低企业税真的非常低

简要来讲,俗称为“两支柱协议”改革的全球税改包含两个层面,第一是针对全球每年1250亿USD收益征税权的再分配,第二是将全球最低企业税率设定为15%。

需要强调的是,只有顶级的全球跨国公司才能适用于新规则,即全球年营收达到200亿欧元且利率超越10%的企业,新规将对超越10%部分的25%收益进行再分配。OECD明确预期,新规只能影响100家左右的公司,每年可以带来1500亿USD的新增税收。

历经四年的全球税改达成里程碑不假,但对这次改革实质功用的争论并没伴随达成共识而停止。

阿根廷经济部长Martin Guzman明确指责这项提案是在逼着进步中国家从“坏的和更坏的选择之间挑一个”。很多国家也担心自己的利益并未体目前税改中,发达国家将继续瓜分外国直接资金投入的战利品,和过去一摸一样。

需要说明的是,爱尔兰、爱沙尼亚、匈牙利等低税率国家在本周获得最低税率抵扣承诺后最后赞同支持这份协议。更要紧的妥协在于协议文本将刚开始提案的“至少15%税率”中的至少删去,进一步满足这部分国家对最后税率将远高于15%的担心。

从实质成效来看,除去匈牙利和爱尔兰外,全球绝大部分的工业化经济体的企业税率早已超越15%,平均达到23.5%。提升税率后的税收天堂国家依旧能提供最有竞争优势的税率。

除此之外,最新协议也允许拥有实质资产和薪资开支的公司可以确保其部分收入避开新的最低税率,豁免水平在 10 年期间渐渐降低。

Oxfam税收政策负责人Susana Rui表示,税改协议的魔鬼藏在细则中,包括复杂的豁免互联网。最新的协议在最后一刻为15%的全球最低企业税套上了一个十年的豁免期,增加的这部分漏洞使得这份协议“没力量”。

担心、质疑声纷至沓来

不过因为需要照顾广泛国家的利益诉求,这份刚刚达成的协议遭质疑“缺少进取性”,同时复杂的立法过程也使得税改落地的时间表充满了变数。

能否落地仍存巨大变数

即使是如此一份充满着妥协意味的协议,能否如期落地依旧是眼前最严峻的问题。

依据上周五达成的协议,各国需要在2022年完成立法程序,以便于2023年在全球范围内正式落地推行。假如任何一个主要经济体在立法过程中出现波折,都将使得协议的效力大优惠扣,这里指的正是美国。

根据美国现在的立法程序,全球最低企业税的立法程序大致需要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是修改2021年批准的美国企业外国收益最低税率,这部分的变数在于民主党自己的立法议程将追求更高的税率以满足拜登政府的资金投入需要,但好在这部分的立法适用于预算调解程序。

更复杂的过程在于美国国会可能需要投票同意征税地重新安排的公约,这也意味着至少需要三分之二的票数。在明年中期选举临近的状况下,能否争取到17名共和党议员支持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爱尔兰财政大臣Paschal Donohoe意味深长地表示,大家都依靠于所有些大型经济体可以以相近的速度获得进展。假如有任何大国处于没办法推行协议的状况,将会干扰到所有其他的国家,不过这个问题可能需要过一段时间才会显现。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大竹理财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hadiahpasar.net/Foreign/20211013/203.html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